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新聞報導> 2018年> 《自由廣場》請陳副總統推廣醫院全責護理
 

《自由廣場》請陳副總統推廣醫院全責護理

2018-05-20  06:00 來源自由時報
 

◎ 周照芳

陳副總統是SARS期間的衛生署署長,對那恐怖的SARS蔓延之快,死傷之多,嚇壞全國民眾,必定記憶很深。在您明智的指揮控制之下,沒有擴大範圍,且慢慢消失,實為消滅SARS的英雄,令人敬佩。.

但是,當時院內感染卻很糟糕,醫師、護師受災者有幾位,都有見報。家屬被感染的應該不少,但未報導,反而家屬發錢聘僱的「看護」,在台北市立醫院內,1傳3,3傳6,傳到七、八位。在我記憶中,媒體都有報導。但家屬在醫院照顧親人,在院內走動,遇到朋友聊聊,居然就感染上SARS,被轉住到SARS病房,無法陪太太出院。甚至一位三峽民眾,在台北市開計程車,載病人家屬到市立醫院去照顧住院的親人;司機因為尿急,進入醫院的洗手間,卻也感染到SARS,住入三峽恩主公醫院,陷入昏迷,幸經傳染科及加護病房同仁全力搶救,救回一命。沒有經過感控訓練的「看護」、家屬或親友,多麼無辜,多麼可憐,被醫院要求在病房裡照顧病人,暴露在危險的病房裏,照顧病人的生活起居,及大部分基本護理工作。這些完全沒有受過基本護理訓練的家屬,被要求做護理照顧的大部份工作!每個病房充滿家屬或家屬花錢聘來的「看護」。一千床的醫院,經常有約兩千多人在「住院」!難怪醫院嘈雜混亂。

當時世界衛生組織(WHO)及美國疾病管治局(CDC),各派三、四位感控專家來台了解關心台灣的SARS傳染及醫療狀況。分別由時任疾管局的蘇逸仁局長帶領WHO專家,由醫策會副執行長的我帶領美國CDC專家,到幾家醫院了解病房狀況及隔離室的負壓設施。這些國外來的感控專家,一致驚奇於病房裡閒雜人怎麼會這麼多,病房簡直像菜市場!不像醫院病房。對我們的解釋,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認為病房應該很安靜,除了病人就只有醫院的醫護及工作人員。怎麼這麼多院外人進進出出,嘈雜吵鬧!那麼院內感染不只要考慮病人,家屬親友及「看護」的感染率一定更高;而且很難管理控制。他們的看法,我們所有到過先進國家進修或參訪過的醫護人員,都知道,先進國家都沒有讓家屬進病房照護病人,因為他們不懂醫療。也沒有聘請一對一的「看護」。家屬探病有探病時間的管制,就像加護病房,只是一般病房探視時間比加護病房長而已。加護病房大部分早午晚各半小時,一般病房一至二小時探視時間。晚上也可能延長到病人睡覺才離開。因此病房安靜清潔!甚至東南亞曾受歐美國家殖民的國家或地區,如新加坡、菲律賓、香港、澳門,也都沒有要家屬照護病人的制度,都是全責護理(Total Nursing Care)病房。

台灣的住院狀況不是護理專業創始人南丁格爾所願意看到的非專業現象。WHO及CDC專家非常不能認同,甚至恥笑我們台灣這種病房非專業,是嘈雜髒亂的非「全責護理」制度。這幾位外國感控專家,都認定是醫院管理很大的問題!應該趕快報告衛生署陳署長,建議比照歐美先進國家全面推行醫院全責護理制度(Total Nursing Care)。醫院自己招募訓練「護佐」(Nurse’s aid, NA),協助護理師負起全責,做完整的所有病人的照護工作。

美國把護理師與護佐兩類不同護理層次,共同完成工作,負責做完整的護理工作,稱為全責護理制度,也稱為護理技術混合制度。歐洲與日本,也都是全責護理。他們的護病比很理想,一位護理人員照顧的病人不會超過7人,台灣則是9到15人,或更多。

拜託陳副總統出面督導,讓全責護理制度能全面實施,為台灣雪恥,不要再被WHO/CDC專家取笑了!希望能夠與歐美乃至日本比美。

目前更因為少子化及高齡化,非全責護理的病房問題,更形嚴重。病人家屬年輕子女,越來越少,而且女兒媳婦也都要就業,共同維持家計。家中經濟大多需靠雙薪維持。沒有子女媳婦可以來照顧病人,病房看到的幾乎是老人照顧老人!家屬24小時在病房照顧病人,吃不好睡不好,照護工作又很吃重,非常辛苦。有錢人可以要求醫院替他們聘請看護,替代家屬的照護工作。家境較差或單薪家庭,付不起每天兩千到兩千四的看護費用,一個月要付六萬到七萬二千元(比剛就職的人的薪水還高),負擔太重了!看到家屬愁眉苦臉的可憐像,於心何忍!陳副總統,您最有慈悲心同情心,請你出面救救住院百姓吧!

老人照顧老人越來越多,近兩年來,很多醫院護理主管都更頭痛了,護理師除了照護病人,也常額外要處理家屬跌倒、昏倒或病倒的案例。護理師只好請同事或其他病人家屬或看護幫忙照顧她負責的病人,自己要護送病倒的家屬去急診就醫處理或搶救!因為照顧住院的老伴,結果照顧者積勞成疾,比老伴先走了!有夠可憐了;!這種案例越來越多,病房也成為隱形殺手。

請各醫院不要再要求家屬負責照顧住院病人了。請收回醫院的照護責任,聘請足夠的經過訓練的護佐,成為醫院體制內的員工。與護理師一起負起全責,照護所有的病人!也就是推動醫院病房全責護理制度,從4床8床16床逐漸增加到全院全責護理病床。1位護佐(或稱照服員/照顧服務員)照護4到8床病人,病情輕的可以照護到12-16床。工作時數,採8小時三班制或12小時兩班制。比現在一對一的看護節省人力。

目前在衛生福利部照護司的推動下,有36家醫院已開始推動全責護理,從4床8床逐漸增加到二、三十床。以使用者付費的原則,家屬負擔每天600-1200元的護佐費用,比起目前2000-2400元的看護費,大大減少家屬的負擔,很受歡迎。

根據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總會所提調查結果:一般民眾尚能接受一天800元的負擔。如果健保署可以每天補助200元,讓醫院的人事費更能平衡,更願意全面推動全責護理。目前全國約7萬床病床,以佔床率計,大約經常使用5萬床。一床補助200元,全台一天約補助一千萬元,一年約36億元,健保署應該承擔得起。而且減少一對一看護制度的人力浪費,可以騰出適當的照服員,分給長照的需求。應該是兩全其美的。也可減少長照病人發生急性疾病要住院時的經濟負擔。

施政者應該多為弱勢民眾著想,救救弱勢的住院病人及家屬吧!再次呼籲拜託陳副總統出面,積極推動全責護理制度(或混合式護理技術制度)。

(作者為台大護理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2018/5/21 陳副總統的迅速回應:(來自三峽恩主公醫院前院長陳榮基部落格)

Dear Prof. Chen: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e-mail and important suggestion on 全責護理. 

I will forward your e-mail to Minister of Health and Welfare and urge him to promote and accelerate the program. 

Best wishes for every day being full of peace, love, hope and joy to you and your family.

Sincerely,

C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