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新聞報導> 2002年> 逾十萬次眨眼 記錄尚未枯竭的心靈
逾十萬次眨眼 記錄尚未枯竭的心靈
漸凍人陳宏完成臺灣版 潛水鐘與蝴蝶 
 
      2002年12月13日 民生報/A15版/醫藥新聞【記者:吳佩蓉/臺北報導】
      「他熾熱的眼神令人難以逼視,那是他靈魂的出口,每一次眨眼都是他對生命的刻劃。」過去一年來,漸凍人陳宏用他身上唯一聽使喚的雙眼,以超過十萬次眨眼 拚音,完成臺灣版的「潛水鐘與蝴蝶」,紀錄病中心情。儘管身陷絕境,陳宏卻說,人不能白活著,他要用眨意、微笑示意一字一句為自己留下記錄。 
      因罹患運動神經元病變(俗稱漸凍人),陳宏全身癱瘓、口不能言,依賴呼吸器維生,已經在國軍松山醫院第九病房躺了兩年多;他和出版「潛水鐘與蝴蝶」的 法國時尚雜誌總編輯一樣,只能以眨眼示意,再由旁人透過注音符號拚音板,一一拚出他想說的字,再逐字成句、成文。陳宏的「代言人」是守候在病榻的夫人劉學 慧。她說,陳宏拚一個字至少得眨眼六至十次,同意時會微笑示意,眼球上下動表示「是」,左右看代表「不是」,炯炯眼神說明被禁錮軀體內的心靈未曾枯竭。 
      眨眼示意,和旁人溝通難免有「雞同鴨嘴」時,陳宏在新書中說了好幾個笑話,一次他想說眉毛癢,希望旁人幫他抓抓,但他才剛拚了個「眉」,旁人就像了然 於心般介面說:「你問我們家妹妹啊…」立即說了一大串女兒的近況,陶醉的神情讓陳宏也忘了癢;另一次是他想看「拾零劄記」,不料眨眼拚了半天,對方竟當成 「士林炸雞」,還說:「想吃炸雞何必去士林,附近有的是!」全然忘了他是依賴管灌餵食,只能吃流質食物果腹的病人。 
      陳宏說,這種雞同鴨嘴的事幾乎天天有,一開始也難免火冒三丈、渾身大汗,後來倒也懂得轉換心情,他說,溝通不良時就當是看戲一樣,欣賞對方的演出。書 中,陳宏的笑話說得輕鬆,但是,被疾病控制的身軀,卻常讓他力不從心;陳宏說,儘管為他翻身、擦澡的人專業又小心,但他一個大男人赤身裸體在四名護士小姐 之前,總覺得羞赧無比,有時,翻身翻到一半,突有訪客或電話上門,他形容自己就被「歪七扭八」地擱在床上,個中滋味恐非常人能體會。 
      與陳宏結縭四十多年的妻子劉學慧說,陳宏病後,兩人的心情與喜怒哀樂緊緊牽動,當他寫到開心處或兩人共同經歷往事,她也跟著高興;當他談到病中的無奈 心情、寫到難過處,劉學慧說自己得衝到廁所內大哭一場才能繼續;她說,她常默默祈禱趕快有新藥發現,讓夫妻倆重溫過去週末逛花市、選花種的恬淡生活。
      資料來源: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