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第8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現代華陀─中國大陸凌鋒
現代華陀─中國大陸凌鋒(Dr. Ling Fene)
【性命相托‧全力以赴】
  中國大陸女醫凌鋒(Dr. Ling Fene),1951年出生於河北,現任北京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主任、博士生導師、北京市腦血管病中心主任、首都醫科大學腦血管病研究所所長, 兼任上海同濟大學醫學院腦血管病中心主任和廣東省中醫學院腦血管病中心主任,她和吳儀(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鄧應萍、楊瀾、周婷婷(中國海倫凱勒)等被評 為首屆海內外最具影響力的「中國婦女」十大時代人物。
  她還是中國最權威的神經外科前輩段國升教授所指導以特優成績榮獲中國第一位神經外科、神經病理學女博士,也是中國首屆醫師獎得主,更是法國巴黎第七大學 醫學院介入神經放射學、巴黎第六大學居里醫學院顯微外科中心、英國倫敦國家神經外科醫學院博士後訪問學者,學貫中西,醫譽海外。尤其,成功救治香港鳳凰電 視台女主播劉海若的事蹟,使凌鋒一時成為國內外媒體關注的「現代華陀」。 
  凌鋒於「文革」期間,畢業於上海第三軍醫大學,1973年分配到南京軍區總醫院工作,在著名神經外科專家劉承基教授的指導下,投身神經外科事業,後轉 到北京解放軍總醫院神經外科住院醫師、主治醫師,1980年代在解放軍軍醫進修學院,從師于神經外科前輩段國升教授,以特優成績榮獲醫學碩士、博士學位, 成為中國大陸首位女神經外科、神經病理學博士。期間,曾應邀赴法國巴黎第七大學醫學院進修「介入神經放射學」,同時在巴黎第六大學居里醫學院顯微外科中心 接受嚴格訓練,榮獲兩張特優的博士後研究文憑,成為中國第一位介入神經放射學醫師,並以最優成績通過世界最高水平考核的顯微神經外科大夫。
      回國後,引進世界最先進的介入神經放射學,在解放軍總醫院成立中國第一個介入神經放射中心,填補中國神經放射學的空白。1990年代初,凌鋒應世界神 經外科聯合會主席Symon教授邀請,在英國倫敦國家神經外科醫學院做訪問學者一年,她用中西醫合作療法,治癒了許多國內外神經受損者的疑難雜症,風動全 英國。1991年回國後,凌鋒調到中國衛生部北京醫院任神經外科副教授、教授、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介入神經學研究中心主任、碩士、博士生導師。 2000年轉到北京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神經外科主任。2004年應聘兼任上海同濟大學醫學院腦血管病中心主任和廣東省中醫醫學院腦血管病中心主任。 
  凌鋒擔任廿多項國內外學術職務,主要有亞太地區介入神經放射與治療聯合會主席(1994~2000)、2001年以後終身榮譽主席、世界介入神經放射 學聯合會執委會主席、亞洲女神經外科醫師協會主席、歐洲介入神經放射學會副主席、美國芝加哥大學客座教授,以及中國教育部科技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醫師協 會副理事長、中央保健會診首席專家、第三軍醫大學客座教授,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康復協會理事長等,她的專業凌駕相關領域,她全力以赴醫治病人的愛心也隨著專 業傳遍世界的每個角落。 
  凌鋒行醫35年,撰寫了16本專著,她主編的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的「介入神經放射學」、「介入神經放射影像學」,填補了中國介入醫學專著的空白,榮獲 衛生部傑出醫藥衛生科技進步獎,同時榮任世界神經外科「世紀泰斗」亞薩吉爾教授巨著「顯微神經外科學」總編輯,1992年起創辦中國介入神經放射學研究中 心並已培訓1232位神經外科專科醫師,又於2002年起創辦亞薩吉爾顯微神經外科研究培訓班,已培植175位顯微神經外科科主任與38位博士候選人,並 榮獲中國國家科技部、衛生部、教育部等十一項國家級重大科技成就獎章肯定,2004年5月榮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研究課題負責人,同時被國內外各界評為首 屆中國青年醫學科技明日之星以及國家人事部跨世紀人才,永久性享受中國政府特殊津貼獎助。 
  在臨床方面,凌鋒一直堅持在手術台、導管室第一線工作、教學。35年來,她成功完成了15635例神經外科手術和介入神經放射手術,她在應用介入加外 科手術治癒了1651例挺嚴重的脊髓血管病,她的手術成功案例名列世界前茅,其他被她治癒的相關病人不計其數。 
  「健康所係、性命相托」是她的座右銘,「全力以赴、盡善盡美」是她的科訓,「懷大愛心、做小事情」,是她做人行醫的根本。以上這些都是她懸壺濟世的醫 德,才會有出類拔萃醫術。她給學生講的第一課是如何做人,然後才是如何做學問。她珍愛生命,面對危難患者從不輕言放棄,常說的一句話是:「要把患者當做自 己的家人的治療」。
  一個叫王學峰的湖南小伙子因脊髓血管畸形突然癱瘓,是凌鋒用介入療法使他奇蹟般站了起來,他結婚時全家特別到北京來請凌鋒做證婚人。一個叫潘超的男孩 患腦幹巨大動脈瘤生命垂危,凌鋒晝夜守護,與死神爭奪,一周後,孩子的家長都想放棄了,但凌鋒說再給我一個星期,七天後孩子醒了,如今他在澳洲留學。
  一個叫瓊瓊的美麗姑娘脊髓血管畸形突然破裂,輾轉送到北京找凌鋒求救,她從一個當紅電視節目主持人,跌入高位截癱的深谷,心理壓力之大可以想像,進手 術台前拉著凌鋒的手哭訴害怕,凌鋒當場認她為乾女兒,說乾媽媽給女兒做手術還用怕嗎?一句話化解了瓊瓊的恐懼,手術取得成功。一個叫楊東松的深圳男士因脊 髓腫瘤癱瘓在床痛不欲生,發出「將希望寄託在希望之上」的悲涼呼聲時,凌鋒用8個小時的手術將病灶切除,使這位不服輸的先生走上康復之路,這樣的例子還可 以舉出很多很多……。 
  成功救治鳳凰電視女主播劉海若的事跡,使凌鋒一時成為國內外各界和媒體關注的「現代華陀」。許多記者想探詢凌鋒用了什麼靈丹妙藥讓劉海若起死回生?凌 鋒回答二個字:「用心」。是她對生命的愛心-迅即響應劉海若家人的呼喚,遠赴倫敦伸出援手;是她對生命的愛心,敢於否定英國醫生的「腦死」懷疑,給劉海若 送去生的第一絲希望;是她對生命的愛心,把個人的名利拋之腦後,毅然將劉海若帶回北京精心治療,「全力以赴,無怨無悔」,是她對生命的愛心承擔起救治劉海 若的總指揮,中西醫結合搏採眾家之長,內外科合作巧用各家之優,終於將劉海若從死神手裡奪了回來! 
  長期在放射線下,做介入治療損壞了凌鋒的淚腺,但一個常年同死神做鬥爭的人,已不需要眼淚。當國內外記者問她做了這麼多年高難度手術,回過頭來有何感想時,凌鋒簡單地回答道:「沒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