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希望獎章> 2004年希望獎章得主> 吉他王子─楊玉新
吉他王子─楊玉新

  楊玉新,男,20歲,現就讀於光復高職。出生於屏東鄉下一個貧窮、破碎的家庭,父母親在他出世不久就離異了,因此,家中僅剩下爸爸、哥哥、姐姐和他四個 人,母親離家後,他父親挑起了教養三個子女的重擔。在家中,玉新充滿了恐懼,因為在他還沒出生前,爸爸非常疼愛哥哥,但自從他出生了以後,爸爸的愛逐漸轉 移到他身上,使得哥哥總會若有似無的對他產生莫名的敵意,總是想盡辦法找他麻煩,直到他哭為止,這樣的生活直到他升上國小四年級,才隨著父親的肺癌住院稍稍告一個段落。 
  在父親住在加護病房後不久,媽媽不知從何處得到父親住院的消息,竟唐突地闖進了玉新看似平靜的生活中。此後,他便掉入憤怒、恐懼、疑慮的生活中,耳邊盡是母親數落父親醉酒毆打她,導致她不得不以「離家」這樣的手段來自保的種種陳年往事。另外,儘管媽媽一再信誓旦旦的保證說要補償、照顧他們,但在往後的日子裡,卻發現媽媽早已染上吸食強力膠〈毒品〉的惡習!那時年幼的玉新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沒這回事。 
  不久,爸爸由於無法戰勝病魔,所以去世了,當時全家只有他一個人沒有哭,玉新想:「爸爸只不過是睡著了,幹嘛哭成這樣!」。爸爸的喪禮結束之後,剩下 的是遺囑和財產的分配問題,爸爸早料到媽媽會回來分財產,所以把所有財產都給了他哥哥,媽媽為此非常生氣,極力地想要挽回她應得的部分,哥哥沒有多說什 麼,只是淡淡地反問媽媽「妳拿了財產後,會養我們嗎?」,媽媽無言以對,隔天就消失不知去向了! 
  在沒有人教養他們的情況下,社會局接手將他們安置在寄養家庭裡,當時,哥哥因為已經就讀中正預校,所以沒被帶走,只有他跟大他兩歲的姐姐接受社會局的 安置。在寄養家庭中,玉新是一個十分調皮的小孩,總愛跟別人打架、逃學、曠課、抽煙,每次都令養父養母頭痛不已。後來,養父母拿他沒輒,只好把他轉送到另一個寄養家庭,儘管如此,他跟別人打架的習慣還是沒改,使的老師跟養父母們對他非常頭痛!兩年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他不知道畢業後要幹嘛?這時,社會局的 老師將他和姐姐轉介到台南的慈輝班就讀。 
  在就讀慈輝班期間〈也就是他的國中階段〉,打了不少的架,最嚴重的一次是毆打老師。後來,被記大過處分,而被打的老師也不知跑去哪裡了,自此,很多老 師認定他是個無藥可救的大壞蛋、危險人物,僅有一個輔導員願意接納他─就是他們的舍監。在輔導員的鼓勵下,他如願考上了陸軍士校,也步上生命的另一個旅程。
  士校的管裡相當嚴格,但他依舊能利用每個禮拜的假期將自己沉溺在網咖遊戲中,也因此他的學業進度遠遠落後,最終只好面臨重補修的命運。更糟的是,由於 他當時意識到有很多人相當期待他的未來,所以沒有勇氣直接說要退學,這使得他的壓力很大!最後,只好選擇逃校。在逃校的日子裡,沒有住處可以歇腳,四處漂流不定,在士校雖然有發放零用錢,但一下子就被花完了。
  在沒有任何援助下的他,後來被魔鬼利用犯下生平第一件竊盜案。之後被警察逮捕,隨即通知了校方,士校的輔導長來看他,跟他說:「你已經被士校退學,沒有辦法再回去讀書了。」就這樣,他被禁錮在桃園的少年觀護所。在少觀所的日子裡,他感到很痛苦也很無助,因為在少觀所中若沒有親人來探望,簡直不知如何度日,再加上他常被人欺負的緣故,所以總疑懼著自己會不會就這樣死去。 
  就在那時,有一位牧師來探望他,詢問他是否願意到更生團契附設少年之家安置,左思右想後,他很清楚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只好接受這樣的安排。在少年之家裡,他曾不知悔改地故態復萌,跟裡面的孩子打架、做壞事。後來,也許是上帝憐憫他的無知和過往,少年之家的輔導員張老師非但沒有苛責他,反而欣然地展開臂膀迎接他「回家」。也許是心智稍微成熟了些,也許是厭倦了浪盪流離的街頭生活,他立志痛下決心改變自己的生命。 
  現在他被安置在更生團契的另一個少年學園,並且就讀鄰近的高職,對於能夠再次進入校園學習,他感到非常興奮和緊張,總是戰戰兢兢地期待自己能有最好的表現。雖然,以他將近二十歲的年紀,在班上已經算是個『老』學生了,但是他總謹記著輔導員張老師對他的教誨和寬容,無時無刻的提醒自己別又掉入罪惡的網羅中,同時期待自己能逐步學習,將來做一個像張老師一樣的輔導員,幫助有需要幫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