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希望獎章> 2004年希望獎章得主> 阿嬤的兒子─周韋孝
阿嬤的兒子─周韋孝

  周韋孝,男,15歲,壽豐國中學生。他『原來』的家住在台東的一個海邊,因為家庭的種種問題和自己的行為表現,讓他不得不離開台東、離開眼盲的阿公和孱弱的阿嬤而先暫時留在學園學習。
  從小在家裡,阿嬤是他主要的照顧者和管教者,阿公因為眼盲,再加上爸爸需外出工作,因此,他就將阿嬤視為「媽媽」。家中的主要收入是靠爸爸偶爾做木工 的收入,或其他伯伯叔叔的供給,所以,有時候他要隨著奶奶到夜市擺攤子。他很喜歡夜市那種喧嚷的人潮和聲響,在那裡他總能遇到和他一樣不喜歡唸書的小孩,在一起玩樂時,他感到很自在。阿嬤年紀大了,沒有能力管教已經升上國中的他,漸漸地連爸爸也管不動他了,終於,他沉迷在逃學、逃家、偷竊等惡習裡。當時, 他只覺得很好玩,沒有想過後果─當然,也沒有人告訴過他『後果』是什麼,等到他終於因為多次偷竊被抓進少年觀護所時,他才驚覺「原來偷東西真的會被關起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在少年觀護所裡,他焦慮地觀望著四處的環境,不斷央求阿公和阿嬤能來看他、帶他出去,但是法院在評估他的家庭教養環境後,最後還是決定將他安置在少年學園。他在少年學園接觸的第一個人是加在老師,由於他從小對學校課業不感興趣,因此就算已經是國中生了,識字能力卻和一個國小二年級的小學生差不多,雖然如此,加在老師還是很用心的教導他識字、改正壞習慣。 
  他來到少年學園時才十三歲,他總是靜靜地坐在學園的階梯上,摸著母狗「黑仔」的頭,跟牠訴說想家、想阿嬤的心情。他很佩服「黑仔」那種『勇敢』的生命 韌性,因為「黑仔」只有三隻腳,牠的一隻前腳在某個雷雨交加的晚上被夾斷了,所以,牠總是一跳一跳地走著。也許因為這樣,當他違規犯過受到學園師長責罵時、當想念阿嬤的思緒堆滿他的心頭時,他總愛輕輕撫著「黑仔」的頭,向牠呢呢喃喃地訴說他心裡想說的話,而「黑仔」也總是不離不棄地趴在他的腳邊。 
  現在他一直很努力的學習,希望阿公、阿嬤有一天能以他為榮。他不知道自己可以為家人做些什麼〈尤其是阿嬤〉,所以每當阿嬤來學園探望他時,他總會請求 學園老師將他戶頭裡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撥出大半給阿嬤帶回家,雖然,要存下這些零用錢必須忍受不能買零食和衣物的痛苦,但是他總是相當快樂自己可以為家人 這樣付出。 
  不久前,他有機會獲得親子假回家探望阿公、阿嬤,當看到阿嬤的辛苦和阿公的行動不便時,他覺得胸口有一種悶悶的感覺,他真想回家照顧兩位老人家啊!回到學園後,他思考自己往後的生命,總覺得自己不該這樣虛度每一天的時光,因此,他懇求學園的老師讓他擔任學園廚房的工讀生,希望可以藉由這樣的工讀收入,多寄一點錢分擔阿嬤的辛勞;另外,識字能力薄弱的他,也可藉此學習一技之長。他告訴自己會一直努力下去,因為他一直是那麼、那麼地希望能有力量回家照顧阿公和阿嬤,成為他們晚年生命中的支柱和祝福,更因為他是「阿嬤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