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首頁 > 大觀服務> 希望獎章> 2004年希望獎章得主> 回頭孝子─陳銘彰
回頭孝子─陳銘彰

  陳銘彰,男,15歲,現就讀光復高職。在彰化縣出生,在四至五歲時,家庭氣氛很不好!他阿公幾乎每天喝酒,並常打我奶奶;爸爸與媽媽之間常有紛爭。這樣的日子就這樣一直到他八歲,那時他已準備上小學了。才剛上國小一年級不久後,爸爸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一直問媽媽,但媽媽總不告訴我,他也就沒有理會太多 了,但鄰居總是指指點點的,因為其實爸爸是由於吸毒和販毒被關,在鄰居眼中看他們就像「虎父無犬子」、「有其父必有其子」。以至於波及到他和雙胞胎的弟弟。 
  除此之外,他連在學校都讓人看不起,被同學嘲笑,所以使他變得很孤立。在這樣的環境下,他一天比一天壞,因為他想讓人看得起!所以他用他自已的方式,去解決許多問題。在家裡,家人對他存記著無限的期望,且他又是家中的長子,所以,家人對他的要求總是特別的嚴苛,甚至超出了範圍,變成一些無理的要求,他一直在壓仰自已,想達到家人提出的無理要求,但人總會累,且會隨年齡的增長學習的知識會更深入,所以到了一個階段,他真的累了!一直走下坡,家人開始對他 做一些處罰,因此他面對課業壓力愈來愈大,到最後他甚至選擇了逃避,他開始和家人對抗,因為他開始厭倦了,但家人還是一樣用壓制、權威式教育在管教著他,他受不了最後終日往外跑,那時是國小五年級。
  他經常不去上課,也不回家,整天在外面玩,且認識了一些朋友,整天混在一塊、抽煙、喝酒、打架鬧事、整天游手好閒的、無所事是。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三 年,一直到升上國中一年級,他非旦沒有改變,反而使他認識更多國中裡的壞學生,那時打架如同家常便飯,在當時他打出了名氣,他第一次覺得,自已真實的存 在。他發覺被人尊重很好!且壞到一個程度後,他甚至為了要更猛更兇,聯合其他人在地方上稱霸!當時他一直翹家、翹課在外當小太保,家人到最後幾乎都對他死心了,都說「撿角」、「沒路用」(台語),甚至,連老師也不例外,但他人際關係卻很好,所以他選擇繼續這樣走下去。但在他升上了國三那一年、他犯了一個錯,被少年隊抓去,媽媽當時非常的傷心失望!他的弟弟也因為沈溺打網咖、翹家逃學。最後少年隊將他們兄弟送至板橋地方法院,最後判決責付,但他媽媽不想把他們領出來,所以就被收押至台北少年觀護所。 
  在少年觀護所裡待了快半年,開庭四次,都是責付,不然就是保護管束,可是媽媽始終不肯來接他們。直到最後,法官判決他安置到花蓮的一間〝信望愛少年學 園〞安置二年。至今,他已在此安置滿九個月了!來到這裡,使他完完全全的改變了自已,也在此找回失去的愛,在師長的帶領下,使他成長非常多,使他體會到了許多他不曾體會過的美好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