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報導> 1997年> 喜馬拉雅世紀山難生還者 高銘和寫作報告
喜馬拉雅世紀山難生還者 高銘和寫作報告
      1997年8月6日 中國時報       【記者:陳文芬/臺北報導】
      如果有機會重新選擇,高銘和在攀登上聖母峰頂剩一百公尺,已經知道暴風雪將至,他會選擇回頭,還是繼續往上爬?高銘和昨日表示,在他將出版的書中,將有說明。
      高銘和昨天向長庚醫院請四小時的假,乘坐輪椅,出席在大地地理雜誌,於臺北攝影藝廊舉辦的百期雜誌攝影精選展,這是距離五月十日高銘和在喜馬拉雅山發 生山難以後,首次公開露面。該次山難除我國隊員陳玉男遇難外,當晚受困在聖母峰的美國、紐西蘭隊,以及印度隊共計十二名登頂的登山者,僅高銘和一人生還。
      高銘和因嚴重凍傷,已歷經七次手術,截去手、腳的二十只指頭,以及雙腳後跟;前額包紮的傷口則是為了已切除凍壞的鼻子,由額前的皮膚去移植。高銘和在 復原的期間,腦子一點沒有停下來,隊友幫忙下,他以口述方式,完成「勇登世界最高峰」一書,即將出版,然而失去行動能力後,高銘和每天躺在床上都在構思, 如何接續他已製作多年「中國百嶽」的出書計畫。
      「我告訴我自己,不能睡著,拚命喊著自己的名字,用手拍打大腿,盡力做翻轉,還要清除眼窩、鼻上的冰柱。」他說到激動處,不停用雙手擺動著,彷彿他的手指頭都還在,可以協助他把事情表達更清楚。
      「大地地理雜誌」總編輯呂石明說,過去因長期與高銘和合作,已有默契,知道高銘和會把這些經歷「做」出來,沒想到病中高銘和找人幫忙打電話,聲如洪鐘 問他,書的記錄做得差不多,出版社這邊如何?簡直把他嚇暈了。「大地」雜誌八月號便報導高銘和一手的資料「最長的一夜」。
      一九九一年,高銘和首次攀爬西藏八千公尺山峰,便與報導寫作結緣,後來高銘和尋求製作「中國百嶽」又有「大地」的母公司「錦繡」出版支持,高銘和過去五、六年的時間,都長期留駐在海拔平均在五、六千公尺的高原上。
      從民國六十年後,這是尼泊爾政府第一次正式同意我國登山隊攀頂,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過去職業是工程師的高銘和說:雖然我已經爬上最高峰,完成努力準備 多年的志業,然而,眼下「我的人生將還有許多的高峰」,有關「中國百嶽」一書約完成三成,做完西藏的部份,最近還要再開三次刀的他,像是癡人說夢似的,興 奮得構思種種繼續去攀峰、拍照的方法,而他因為治療凍傷赴美就醫還有五萬美金未付,保險公司至今沒有明確答覆理賠問題。
      高銘和倒是把個人問題想得清楚,認為這次的痛楚會記錄下來作為未來借鏡,增加過去國內少與世界登山活動交流的經驗,而他自己,反駁一些媒體說他「燦爛過後,人生留下遺憾」的說法,反過來他覺得「有過遺憾人生更加燦爛」。
      資料來源:中時新聞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