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生命獎章> 2013第16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 極速勇士─唐峰正
極速勇士─唐峰正(Tang Feng-Cheng)
【尬車人生‧擁抱世界】


對於一般人,移動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卻要花一輩子克服。世界不會向我走來,除非移動自己,擁抱世界。
——唐峰正
 

  現任財團法人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的唐峰正,1歲時高燒不退,導致失去了雙腳和一隻手,2歲時父親因公殉職,3歲時母親離家…,從小與阿嬤相依為命,阿嬤死後,25歲時隻身北上,闖蕩江湖。只有國中畢業的他,很幸運的遇到貴人的相助,找到第一份工作,後來也因為當時候的台北市社會局長陳菊的邀請,進到社會局當約聘人員。台北市低底盤公車的推動、捷運電梯的「延緩關門」措施…等,唐峰正他也參與其中,功不可沒。正當意氣風發之際,嚐到生平最大的挫敗─市議員參選的失利,敗選讓他重新的自我檢討,反省自己的莽撞和驕傲。峰正他天生的性格,讓他擁有滿腹熱血,想著為更多身心障礙者發聲,因此創辦了財團法人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努力推廣「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簡稱「UD」)。
   一路上,有很多貴人的幫助,從離鄉,到求職:從求生,到UD;唐峰正已用愛譜出了英雄的狂想曲。他擁有堅毅的心以及永不放棄的態度,在輪椅上,用愛活在當下、用愛活出光明、用愛活出希望,進而化礙為愛,為愛奔馳,不愧為「極速勇士」。

【從小與死神搏鬥】
  1966年出生在嘉義溪口的唐峰正,出生在令人稱羨的家庭,有前途似錦的台電公務員父親,貌美溫柔的母親,這一切的美好,卻彷彿受到魔法的詛咒、天使的忌妒。滿周歲前夕,突然發燒到40幾度,父親出公差,母親慌了手腳,不知道怎麼處理,只能傻傻等帶父親回來,因此延誤了送醫,送至醫院時候,醫生也無奈的搖頭,並請家人準備後事。
  依照台灣人的習俗,將他全身包著布巾,放在屋簷下,等到斷氣再埋葬。但是,跟死神博鬥一夜的峰正,救回了一條命,但也因此失去了雙腿和一隻手,身體也出現捲曲變形。
  來不及開口的唐峰正,注定一輩子靠著輪椅度日,雖說他失去了雙腳,行動受到限制,但他的人生,卻從現在正要開始!

【求學生涯,與書結緣】
  小學時,很幸運的遇到了張美娥老師,老師啟蒙了他閱讀課外讀物的樂趣,也送峰正字典、書籍,因為老師有兩個孩子,年齡也與峰正相近,所以買文具時,也會幫峰正準備一份,師長的關心代替了媽媽的溫暖,老師的話語如同慈母一般,美娥老師總是格外的照顧峰正,畢業紀念冊上,也特別叮嚀峰正要繼續升學!
  國中時,有隔壁村三個同學,陳人誠、蔡金城、陳裕隆,三個人成為了他的「推手」,幫阿嬤分擔重擔,護送峰正去上學,三人行必有我師,無話不談,讓峰正永遠不會忘記這三年的歲月,他們情義相挺!
  國中畢業後,考上了北港農工,每天必須搭四十分鍾的公車到學校,就連上廁所也困難重重,念了不到半學期,只好放棄,結束了求學生涯。輟學在家的日子,越是孤單,越是焦躁。也常常對阿嬤大發雷霆,鬧彆扭,而對於峰正的無理取鬧,往往只能淚眼以對。
  同住在一個屋簷的四伯父,為了排解峰正寂寞與孤僻,前後買了電視機、錄放影機,但是,物質的虛榮,滿足的只是短暫的安全感。雖然,當時的年代,有電視造成了轟動,會有「粉絲」圍繞在他身邊,但是新鮮感消失後,留下的卻是唐峰正孤孤單單的一個人。直到某天,四伯父又看到峰正對阿嬤大發雷霆,阿嬤一言不發,低頭彎腰收拾殘局,伯父語氣沉重的對他說:「你要懂事一點啊!」隔日,峰正他的房間多了很多本書,伯父拍了他的肩膀,眼中充滿期盼,希望峰正能夠有所改變。
  從原本一開始窮極無聊,勉強翻書,不知不覺,閱讀成了峰正的生活習慣。原先只要翻書一、兩頁,唐豐正就會心浮氣躁,魂魄離體,到現在,一口氣可以讀完幾本書,欲罷不能,通體舒坦。古云:「讀萬卷書,不如行千里路。」峰正走不了,所以只能繼續讀萬卷書。透過書本的描繪,打開了知識的寶庫,對世界的好奇得到了解答,峰正也逐漸發現,心靈的力量竟是如此強大。唐峰正讀書不是為了學歷,完全就是增廣見聞,同時也彌補出不了家門的遺憾。

【阿嬤的愛,永遠在】
  父亡,母離家,由阿嬤撫養長大的唐峰正,跟阿嬤相依為命,也常常受到親友的冷眼冷語,小學時,都是阿嬤每天不分雨晴,不辭辛勞的揹峰正去上學。阿嬤從小就很疼峰正,也常常在峰正鬧脾氣時候,耐心的收拾殘局,然後安撫峰正。
  阿嬤是峰正世界的重心,是他的依靠,是他的一切。阿嬤苦命一輩子,失去了兒子,還要照顧不方便於行的孫子,峰正的壞脾氣,全靠阿嬤委屈求全的包容與呵護。阿嬤的愛,填補失去父母的童年缺口,但是阿嬤過世,峰正也頓時失去了生活重心。阿嬤走後,峰正也常常問自己:「我的人生要往哪裡去?是不是一輩子就要困坐在這棟房子裡?」他越想越害怕,整天守著昔日祖孫相處的回憶,卻又找不到未來的出口。自己走不出去,別人也進不來。只是峰正心中始終很不甘願,雖然沒有堂堂六尺四的身材,但是他也是正港男子漢!所以他覺得他要出外打拚,早日出頭天!

【貴人相助,叱吒風雲,少年得志】
  由於這樣的念頭不斷在腦海中盤旋,25歲那年,峰正趁著家人不注意,留下一封「遺書」,小心翼翼地裝在紅包裡,放在父親的遺照後方。帶著五張薄薄的千元鈔票,搭上一輛四處叫客的野雞車,依依不捨地離開了老家,懷抱雄心壯志,向著遠方北國前行。當時抱著可能會客死異鄉的念頭,但他還是決定要離開故鄉,因為峰正相信,他一定會成功,他要過不一樣的人生。
  隻身北上,闖蕩江湖的唐峰正,因為沒有任何工作經驗,既沒學歷,又沒經歷,依照身體狀況,他無法從事勞力工作,寄了十幾家,當然是石沉大海,很幸運的華新牛排安排了面試,後來也錄取了!
  原本只是負責打雜的文書工作,由於他瘋狂投身於工作,也得到了長官的賞賜,升上了企劃部的主管,但是也不再快樂,像是掏空了靈魂,內心總有個空缺。他從未真正想過自己想要什麼?或者是不想要什麼?
  後來信仰改變了峰正,也讓他明白工作的成就,已經無法填補內心的空虛,他想要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想要幫助弱勢的身心障礙者!
  離開了華新牛排,峰正也換了許多工作,直到有一天,當時候的台北市社會局長陳菊的邀請,進到社會局當約聘人員,主要工作是服務窮人與身心障礙者等弱勢族群。峰正是當時少數拿市政府的薪水,卻又敢挺身罵市府的員工,他可以罵的理直氣壯,因為無障礙環境並不受重視。
  身為輪椅族的峰正,每天在市政府上班,但每次要在市政府提款機領錢的時候,總是要像武大郎翻牆一樣,忙得一身汗,最後只好請旁人幫忙,操作的電腦平台設計的太高,絲毫沒有顧慮到輪椅族的需求。

【社會運動,“正”在進行】
  有次搭捷運,碰巧遇上地震,捷運進行必要檢測,只好疏散乘客出站。捷運鐵門拉下,一群乘客排隊等候,趕緊改搭接駁車。峰正看著車子一班一班離開,人群逐漸稀少,最後,看了看四周,竟然只剩他一人。乘坐輪椅,根本上不了一般的公車,又無法搭計程車,只能獨自守在那兒等候,祈禱捷運再度行駛。
  台北市的復康巴士向來僧多粥少,不容易預約。電動輪椅是個體積龐大的「重裝備」,塞不進去計程車。臺北市公車那麼多,每天都在眼前跑,卻沒有一輛適合。交通工具到不了,身障者無法參加活動,生活圈也因而受限。因為經常面臨「無車可搭」的窘境,讓峰正有了推動「低底盤公車」的想法。
  唐峰正認為:臺北市是首善之都,為何不能迎頭趕上?如果身障者可以坐公車,可以走出家門,出入就多了選擇,也可以認識更多人,擴展人生經歷。於是他開始計畫並且蒐集世界各地資料,準備遊說推動低底盤公車計劃。公車處裁撤後,北市公車委由民間經營,遊說工作也面臨瓶頸。業者在商言商,採用低底盤公車的造價高,划不來,一般公車一輛只要三、四百萬元,當時匈牙利公車每輛造價將近一千萬元,雖然後來降到五、六百萬元,業者大都興趣缺缺。
  當時的臺北市交通局長羅孝賢,本身也是交通運輸研究的權威學者,具有遠見,他是這項政策得以順利推展的一大功臣。唐峰正與羅孝賢共同合作,不斷遊說業者與議員。在幾項優惠措施鼓勵下,2007年底首批公車分屬首都客運和大南客運,之後,其他業者也陸續跟進。
  有了低底盤公車唐峰正第一次坐公車經驗,發生在離峰時間,車上大多是一些歐巴桑。當駕駛幫峰正固定綁好後,全車鼓掌:「喔!現在怎麼這麼進步了,輪椅也可以搭上公車。」雖然等待駕駛幫忙固定座位,必須要花費時間,但當時並沒有人抱怨,這就是進步城市該有的文明表現。當硬體與軟體價值的提升,讓市民覺得公車服務品質有所進步。低底盤公車的「臺北經驗」,也讓全臺「驚豔」,其他縣市開始跟進,中央也編預算鼓勵民間業者與各縣市政府推廣,遍地開花。
  除了低底盤公車的運輸政策,峰正也參與了另外一項大眾運輸的設計變革,就是捷運電梯的「延緩關門」措施。在臺北捷運建設之初,原本沒有規劃設置電梯,後來因伊甸創辦人劉俠和當時的市議員趙少康等人,鍥而不捨向捷運公司爭取後才納入。

【重大挫敗,愈挫愈勇】
  唐峰正所關心社會議題,都是和身心障礙者的生活息息相關,五年的公務員生涯,讓峰正體會到很多,他擁有滿腹的熱情,他想要為社會盡更大一份力,因此,他想要有所突破。為身心障礙者發聲,為他們爭取權益!
  唐峰正參選臺北市議員的時候,沒有政黨的支持,也沒有華麗的造勢晚會,只有對身心障礙者發聲的熱忱。在意氣風發之際,嚐到生平最大的挫敗─最高票落選,短暫擊垮了峰正的自信與樂觀,峰正猛一回神,又是活龍一條。

【重拾信心,從愛開始】
  選舉失利,使他意志消沉了短暫時刻,直到有一天,峰正照了鏡子,看到自己頹廢的樣子,幾乎快認不出自己,才責問自己:「我到底怎麼了?當年25歲留下遺書到台北,就是為了體驗多采多姿的人生,為了擁抱人群,就算客死他鄉也在所不惜,當年的豪情壯志到哪裡?這麼快就放棄了?」
  唐峰正決定重新打起精神,強迫自己調整作息、運動健身、活動筋骨,在旁人的鼓舞下,又重新找回原本的笑容!從原本強顏歡笑,逐漸豁然開朗!
  當時,企業徵求「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畫」,唐峰正鼓起勇氣,把它當作重新出發的第一站,提出了身心障礙朋友的旅遊計畫,帶身障者走出家門,擁抱大自然!但因為過了活動報名時間,只好拿著計畫四處尋求支持,但總是碰到鐵板…。
  有朋友建議,如果峰正想要為弱勢做事,就該成立基金會。經由友人的介紹,接觸到了「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簡稱「UD」)這個概念。最簡單的定義就是,每個人都可以不受侷限地使用某些物品或空間,不只是針對少數或弱勢的身心障礙者族群的需要。這是充滿人性的設計,也是愛與關懷的設計。
  過去台灣社會推廣「無障礙空間」的概念,幫助了許多身心障礙的朋友,改善生活環境,但社會普遍認知,這是針對身心障礙者,陷入了「污名化」的困境。這也讓「無障礙的觀念」遇到了推廣的「障礙」。
        「通用設計」的觀念就是希望能改變社會認知,從基本的設計原則著手,讓設計使用能普及所有人,也讓無障礙運動更能全面性推廣,達到老少咸宜、左右開弓、大小通吃、男女盡歡的真善美世界。無論大至公共空間,或者小到個人文具的設計,都能納入「通用設計」的概念。
        「通用設計」不僅滿足了峰正的生活需求,也解決許多不同人的需求,包括老人與打球受傷的年輕人。一個人的生命中,大約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時段,可被歸屬為「身障時期」,例如兒童、高齡、懷孕、生病和意外傷害等。通用設計的空間,通行無阻的街道,是每個人所需的,並非侷限現於特殊的身心障礙群族。「就算今天你用不到,但總有一天你也會用到。」這使唐峰正逐漸萌生了推廣「通用設計」的夢想,推廣無障礙環境的運動。
        唐峰正查了相關的規定,基金會成立的條件各有不同,對於他最便宜的門檻,也是要五百萬!但是,他口袋五萬塊都沒有。峰正不想忘記他隻身北上的初衷,他相信「凡事堅持到底」,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就一定要給自己一個堅持的機會!

【創造自由空間,釋放你我的心】
        來回奔走,遇到貴人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陳藹玲,除了提供基金會辦公室,也在最後拿了一百萬的支票讓唐峰正能夠成立基金會。
        2005年1月23日是「世界自由日」,也是基金會成立的日子,「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就此誕生。之所以把基金會取名「自由空間」,語出聖經約翰福音的一段經文:「真理讓人得自由」。「自由」這兩字很棒,可以讓人盡情舒展,延伸夢想。很多人心中都有個嚮往的地方,可以無拘無束,可以自由自在。空間對人們的意義影響很大,「無障礙」的概念,似乎不足以涵蓋人的基本需求。因為有形的硬體容易改變,空間障礙的根源在於無形的心靈,許多人走不出去,不僅是因為空間的障礙,還是因為人心的隔閡。人們內心真正渴求的,是一種舒適自在的自由。「自由空間」是每個人都需要的,不限於身心障礙人士。
        「創造自由空間,釋放你我的心」這兩句話成了基金會的宗旨。
        通用設計獎的第一年宣傳期將近八個月,那是一段五味雜陳的心路歷程。
        唐峰正單槍匹馬南北奔波,跑遍北、中、南大專院校的設計科系,舉行校園說明會。辛苦了八個月,投入這麼多心力,眼看成果就要驗收了,就在截止收件的前三天,參賽件數只有三十幾件。他非常沮喪,又開始慌亂:「難道一切都白玩了?!」極度落寞的心情持續到截止日當天,劇情發展突然大翻轉。當天郵差來了五趟,扛了幾個大麻布袋,寄來參賽的作品,一下子爆量至六百多件。
        那一刻,唐峰正才確定:「我做對了!付出還是有回報,我的堅持沒有錯!」
        現在「通用設計」成了多所大專院校設計科系的必修課程,從中央到地方,在產、官、學各領域都逐步重視,有些政府單位的會計科目中,也有辦理通用設計的經費。短短幾年內,因為專心辦比賽,辦到政府開始編預算,這是一般社會運動少見的。
        累歸累,一想到通用設計的概念,可以逐步推廣,拚了老命唐峰正也覺得值得。他相信,一步一腳印,只要不放棄,總會看到希望。而在一次的閒聊中,竟也無心插柳,小小的一個建議,無意間開花結果,「通用設計」的觀念首度納入國家考試的考題。

【推廣UD,造福人群】
        除了舉辦通用設計獎,通用設計的理念也逐步滲透到政府部門。2010年,臺灣鐵路管理局成立「通用設計研究小組」。百年老店為提昇服務品質,首度導入「通用設計」的概念,與全球接軌,提供不同的用路人友善親近的空間。唐峰正之所以會去策動臺鐵納入通用設計的理念,源自於個人以往「戒慎恐懼」搭乘經驗。之前坐臺鐵的經驗都很緊張,上下車都得使用斜板,斜板橫跨在月台和車廂入口之間,工作人員再用腳頂住,稍有不慎,輪椅很容易就滑下來。不僅如此,若斜板未能及時送達,峰正就趕不上車了。
        峰正積極參與臺鐵的會議,力倡通用設計概念。很難想像,他原本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身障者,竟然有機會可以提供意見,撼動百年老字號的台鐵局。在台鐵局長范植谷的支持下,局內成立了「通用設計研究小組」。
        除了百年老店的臺鐵局,創造台灣交通新紀元的高鐵公司,唐峰正也與他們共同推動「通用設計」的理念。「如果高鐵通了,將會延伸我的活動力與生命力!」唐峰正這樣說著,對一般人來說,可選擇的交通工具很多,對他們而言,卻極其有限。坐輪椅的人,怎麼可能一天跑上兩、三個縣市後,晚上還可以回到家裡的床睡覺。有這樣的高速載具,真是天大的禮物,可以超越空間限制,實現一日生活圈的夢想,唐峰正當然希望高鐵能夠納入「通用設計」的理念,而截至目前峰正已坐過高鐵早已超過三百趟,更有機會可以體驗台灣各地民情。
        助人可以是簡單的事情,因為唐峰正的熱情,他用他的生命,豐富了這個社會,人生的路程,有過歡笑、也有過淚水,還有很多來不及實現的夢想。只要活著,就有機會作夢,唐峰正他的拼勁、幹勁,常常感動身邊的人,因為他是個迎接挑戰、創造奇蹟的人!
        他常常逢人就說:「我的行動不便,並沒有限制人生,困住自己,卻比許多人更懂得走出自己的心門,走進別人的世界。我相信,我的足跡有多遠,世界就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