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觀服務> 希望獎章> 2008年希望獎章得主> 浪子便當達人─黃恩亮
浪子便當達人─黃恩亮(Huang En-Liang)
【放下武士刀‧洗手賣便當】
 


 
  牧師之子黃恩亮(Huang En-Liang),曾是竹聯幫占堂副堂主護法,1967年9月19日出生於桃園縣楊梅鎮純樸的客家村莊「富岡」。現在剛滿41歲的他,前科累累,前後被管訓1次、服刑4次。並背有傷害、毒品、槍砲、妨害自由、偽造文書等27項前科,妻子在2度服刑時離婚,他的人生4分之1都在監牢度過,直到父親黃堅忠牧師過世,他才領悟到親情的重要與年輕時荒唐。
  3年前出獄後,痛改前非,並向更生保護會貸款,在台北縣中和市宜安路開了「福隆火車便當店」,雖一個便當只賺6塊錢,但在媽媽羅春妹、女友陳汝昀、還有小孩全家大小全力相挺協助,日夜打拼,曾創下月營收百萬元紀錄,如今經濟不景氣-勉強維持平衡月營收50多萬元,還默默救助中輟生,優先雇用剛出獄的更 生人,以身作則,放下武士刀,洗手賣便當,不愧為「浪子便當達人」。
  「我爸爸的過世對我的震撼太大了!當爸爸重病的時候,我從監所獲准戴上手銬與腳鐐戒護出去,回來以後我整個人彷彿失了神,監所長官看了深怕我受不打擊會自殺,加派警力看守我,我一直不相信我父親就這樣走了...直到我假釋出獄,當我踏進我爸爸空蕩蕩的房間時,我才真的知道他走了,真的走了。」黃恩亮講述面對父親過世經過時仍難掩心中的難過。
  黃恩亮是牧師之子,由於老來得子,爸爸非常疼愛這個從小顯得相當聰明的孩子,無奈小小恩亮的聰明卻不用於正途,「從小家裡就是教會,很小我就知道買東 西要用錢,因此我看準奉獻箱可以讓我滿足,我視它為百寶箱,因為我看到很多人把錢投進去,於是我就想辦法從裡面拿錢,我沒有鑰匙,我先是用衣架沾口香糖把 錢黏上來,後來爸爸問我奉獻箱裡怎麼會有嚼過的口香糖,我馬上說因為我本來想丟口香糖到垃圾筒,沒丟準不小心掉進奉獻箱裡,爸爸相信了,後來我還改用黏性較強的強力膠呢!」提到小時候的荒唐行徑,黃恩亮不自覺的搖搖頭。
  在恩亮小學時,父母就帶他從純樸的客家庄搬遷到台北,一到這個花花世界,恩亮從說謊變本加厲為偷東西,一開始是到百貨公司偷玩具,後來竟和同學結夥偷車,洞愈滾愈大,爸爸痛心地不斷出面為他處理,媽媽也一直為這個孩子深切的禱告,他們不明白這個孩子為什麼這麼難教啊!
  年紀輕輕的黃恩亮就已經前科累累,前後被管訓ㄧ次、服刑四次,並背有傷害、毒品、槍砲、妨害自由與偽造文書等二十七項前科,開過錢莊與酒店,過去沉迷 在紙醉金迷與打打殺殺的日子,妻子在他二度服刑時離婚,最後這次他因案被判了十年刑期,因為在獄中表現良好,五年後假釋出獄。
 
【父親驟逝 喚醒浪子的心】
  「這次回來我在家沈潛了一個月,其間除了送二個小孩上學,幫幫媽媽在住家樓下的童裝生意外,哪裡都不去,我常常坐在我爸爸的房間裡想著爸爸的一切,想著他教導我、愛我的一切,爸爸真的走了。」
  黃恩亮知道不能再讓爸爸失望、讓媽媽傷心了,更何況還有二個孩子要撫養,他決心振作,他找到月薪只有一萬多元的大樓管理員工作,這份薪水在他以前一個晚上在夜店花掉的錢可能就不只這些了,而他必須重新來過,一切都要重新學習,包括他的價值觀。
  恩亮的媽媽不斷為他禱告,連從過去一直陪伴在黃老牧師身旁的中和崇真堂余慶榮牧師也不斷地鼓勵恩亮,然而恩亮重新出發之路並不是如此順遂,他的大樓管 理員工作因有前科紀錄一個月後被管委會辭退了,但他不氣餒,先到他昔日大哥所開的燒臘店工作,開始對餐飲產生興趣,也在那裡從零開始學起送便當,並煮了上千鍋飯才摸索出一點心得。
 
【浪子回頭 生命重新出發】
  「決心創業,女朋友汝昀的支持是很大的因素,因為更生人找工作真的不容易,於是我們希望透過更生保護會『更生人輔導就業方案』申請創業基金貸款能讓我們擁有自己的事業,而汝昀的父母就是開立『福隆火車便當店』,所以我去學。」黃恩亮多次到福隆了解便當做法,也放下過去殺氣騰騰的武士刀,拿起廚房的菜刀,一大早從買菜、洗菜、切菜到炒菜,全都親自參與。剛開幕時生意很差,一天營業額不到兩萬,差點想放棄,但恩亮勤勞以對,不僅在店裡賣便當還不辭辛苦地到工業區賣便當,而今生意漸漸穩定。
  黃媽媽為了實際行動支持愛子,也放下經營多年的童裝生意,起早睡晚的來協助恩亮創業,她每天都會到店裡幫忙,切五十斤的白菜當中午的便當材料。她說:「每天光洗菜就會洗三次以上,就是要大家吃的安心,說不辛苦是騙人的啦!自己做的喜樂就好,而且重要的是恩亮在監獄裡重新受洗,已如路加福音十五章裡的浪子回頭了,這是神帶給我們最大的恩典!」
  是的,誠如經上所記:「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浪子黃恩亮放下武士刀拿菜刀,烹煮美味的福隆火車便當,你吃過了嗎?讓我們敞開雙臂,更多的鼓勵更生人重回社會,也感謝上帝讓恩亮因著改變、生命重新出發。